新聞背景
   6月5日,我區在寧夏兒童福利院新建的全區首個“嬰兒安全島”開始使用,並將實行24小時開放,通過這一措施改善棄嬰被遺棄後的生存環境,以便更好地輓救他們的生命。(本報6月6日04版)
   關於“嬰兒安全島”的設立,爭議一直頗大。有人認為,棄嬰是違法行為,設置專門接收棄嬰的設施,會變相縱容棄嬰行為,甚至可能導致棄嬰數量的增加。對此,筆者不這麼認為。
   2007年,日本九州一家醫院在外牆上設置接收棄嬰的保溫箱,電視臺為此進行公開辯論。反對人士大呼,棄嬰本來就是違法,此舉將鼓勵年輕父母們推卸自己撫養子女的責任,讓社會的道德底線淪喪;支持者則表示,既然棄嬰現象依然存在,就應該儘早保護新生兒的安全。最後,這個箱子還是被保留了下來。除了日本,德國、意大利、捷克、俄羅斯等國家也都允許棄嬰室的存在。可見,國際社會對“嬰兒安全島”的設立,贊同聲多於反對聲。
   所謂可憐天下父母心,但凡為人父母者,若非出於無奈,有幾個人願意隨隨便便就遺棄自己的親生骨肉呢?這跟《破產法》並不會推高破產率是一個道理。很明顯,反對設置“嬰兒安全島”者,無形中忽視了公民在棄嬰過程的感情成本,乃至違法成本、道德成本。
   正如一家地方社會福利院負責人說所言,“棄嬰行為需要社會保障部門和司法機關共同解決。福利機構沒法改變社會貧困,我們能做的就是如果你遺棄了,我們讓你的孩子活得有尊嚴。”事實上,遺棄這一行為在哪朝哪代都存在,改變不了這種現狀的前提下,“嬰兒安全島”改變了遺棄的結果:出生嬰兒的抵抗力很低,容易出現高燒、外傷、肺炎等癥狀,棄嬰室盡可能規避了嬰兒因被遺棄而患病。
   說到底,“嬰兒安全島”設立的根本初衷是盡可能關懷被遺棄的孩子,而非變相縱容棄嬰行為。我們與其糾結於“嬰兒安全島”的合理合法性,不如好好思考一下棄嬰本身這一社會問題,例如如何讓貧困家庭有能力撫養自己的孩子、如何幫助那些出生時有缺陷的嬰兒等等。
   鄧子慶/湖北  (原標題:“嬰兒安全島”蘊含人性關懷)
創作者介紹

Actuarial

kc41kcuva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